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回眸 >>文史資料 > 稿件
舅公李濟深的“北歸”之路

  1946年9月舅公帶全家來到上海。蔣介石便差人將舅公安置到一幢三層豪華官邸中。該官邸位于江蘇路,是從日本人扶植的偽政府國家銀行行長處查抄充公的,現由軍委會用來接待高級官員。這是一幢帶有一個300英尺長、100英尺寬的草坪和一個日式花園的樓房,很有氣派。一輛豪華轎車專門配給舅公用,一輛吉普車供家人使用,廚子、傭人、侍從,一應俱全。由此顯示蔣介石對舅公的尊重。

  1947年1月,舅公送舅舅和Lydia去美國之后,感到住地處處受到蔣的限制,便提筆給蔣寫信,想回鄉掃墓。蔣則說“看在老朋友的份上”請舅公去南京吃飯。舅公攜夫人接受了蔣的邀請,于2月回到南京。2月8日中午,舅公舅母同蔣介石夫婦共進午餐,戴季陶作陪。戴是孫中山的密友。午餐氣氛和諧,大家一起暢敘往事。之后,兩位舊同志親切地握手道別,此后便再也沒有見面。

  舅公參與新中國的籌建

  1947年2月8日,舅公與蔣介石在南京共進一席友好的告別午宴后,便攜全家登上了“S.S.Yung Shang”輪去了香港。那時在香港的民主黨派領導人中,舅公是最有影響力的。

  當時,中共中央正邀請各民主黨派領導及民主人士去北平參加政治協商會議。1948年8月,民革的蔡廷鍇、譚平山和民盟的沈鈞儒、張伯鈞,都離開香港前往共產黨解放區,受到極大的歡迎。然而對舅公來說,考慮離開香港去北平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有各個方面的考慮。

  香港當局計劃:留舅公在港

  當時英國政府與蔣介石政府還有外交聯系,英國和美國當局都不希望舅公去共產黨解放區。舅公的行動受到香港當局的嚴密監視。政治部的首腦,同時也是香港特務機構頭子的王翠微,被派遣日復一日地拜訪舅公,表面上是為了表示尊重,事實上是監視舅公的行動。

  國民黨的計劃:除掉舅公

  國民黨特務機構也對舅公保持嚴密監視。如果有機會的話,他們也準備訴諸暴力。如同舅舅以后所見,民革重要的領導人之一楊杰就在香港被暗殺。香港當局認為舅公是與國民黨政府對抗的領導人,因此提供了保護。羅便臣道92號舅公寓所的大門口派遣了警察站崗,周圍地區遍布便衣偵探。

  宋子文的計劃:說服老部下,重組政府

  1947年10月初,廣東省省長宋子文在香港拜訪舅公。他告訴舅公,他擔任廣東省省長并不是蔣介石的主意,而是美國政府的授意。美國政府對蔣很不滿意,想讓宋子文、孫科、張群等取代蔣介石,領導政府與共產黨進行和談。他希望舅公能夠說服以前的部下陳誠、張發奎、余漢謀、薛岳、蔡廷鍇、蔣光鼐、黃琪翔和桂系共同參與。舅公反對這個計劃。他認為這將會延長沖突,造成更大的傷亡。沒有理由相信,現在軍事上占有壓倒性優勢的共產黨允許中國大陸部分地區不置于控制之下。

  舅公說民革是民主黨派,他勸說宋子文接收他的請求,首先釋放所有政治犯。宋子文答應將考慮此事,但他回到廣東后,再沒有下文。

  美國的計劃:取代蔣介石,保住華南

  1948年秋天,美國政府感到蔣介石當局的失敗已不可避免,于是就發出試探,試圖利用舅公在國民黨軍政界的影響組織一個新政府。美國將支持舅公取代蔣介石,與共產黨進行和談,保住華南。他們派蔡增基對舅公講述了美國的計劃。舅公認為這個計劃將造成中國的分裂并將卷入無休止的軍事沖突。舅公既不想看到更多的傷亡、破壞和中國的分裂,也不想受美國政府的控制,于是拒絕了美國的建議。

  白崇禧計劃:保住華南、平息紛爭

  1948年歲末時分,當時負責華中軍事行動的白崇禧想說服舅公參與他們與共產黨進行的和談。在此之前,白崇禧曾3次逼迫蔣介石下臺。白崇禧當時控制著40多萬人的軍隊,請黃紹竑帶了大筆錢款和一封私人信件乘專機到香港聯絡舅公。但當黃紹竑到達香港時,舅公已經離開了。這個與美國相似的計劃就落空了。

  李宗仁計劃:尋求幫助,保住華南

  1949年年初,李宗仁擔任國民黨政府代總統后,致電舅公、宋慶齡、民主同盟的領導人張瀾、張東蓀和其他一些人士。李宗仁想獲得他們的支持。然而,這種希望,不久被證明只是一廂情愿的幻想。由于共產黨的勝利幾已成定局,民主黨派已與共產黨合作。李宗仁致電舅公時,舅公早已離開香港到達解放區。

  共產黨的計劃:說服舅公去北平

  因為舅公的地位特殊,如果舅公到北平,這將大大提高共產黨政府的形象。許多國民黨政府高級官員可能會由于舅公的緣故而遺棄國民黨政府。

  周恩來通過何香凝給舅公發來消息,力促舅公為了人身安全盡快離開香港。他親自為舅公離開香港制定了一個計劃。他們租了一艘從香港直航大連港卸貨的蘇聯貨輪,船一抵達,為了安全舅公考慮必須呆在最好的賓館里。他們將組織盛大的宴會,周恩來甚至親自定好了菜譜。由于當時大連氣候惡劣,如皮大衣、皮帽子、靴子等冬裝都準備好了。為了不引起注意,講在年末假日期間登船。

  由于已有兩批民主黨派名人離開香港奔赴共產黨解放區,引起很大震動。舅公的行動更受到香港當局的嚴密監視,為了將注意力降至最低,舅公等人被安排在圣誕節后一天半夜上船,由于這天是假期,旅行不太會引人注意。

  舅公的計劃:與共產黨共同擊敗蔣介石

  舅公對蔣介石十分了解,覺得只要蔣介石掌權,這個政府就沒有希望。他試圖用各種可能的方式與蔣介石斗爭。由于舅公在福建組織一個新政府的努力失敗了,他同意與共產黨合作,只想斗垮蔣介石。

  當時,多數人對國民政府的看法都是消極的,普遍看好共產黨,這一點可以從許多備受尊敬的名人著作和論述中看到。如耶魯大學校長惠特尼·克里斯沃德、韓素英、埃德加·斯諾、約瑟夫·史蒂威將軍,備受敬重的記者懷特及其他一些人。

  為了轉移香港當局的注意力,舅公邀請香港特務機關首腦王翠微及妻子12月27日到其寓所吃飯。由于宴會訂在12月27日,特務也松懈了。27日傍晚,王翠微攜夫人帶了一些罐頭食品作為禮物來赴宴。舅公的3個密友舒宗鎏、葉少華、呂方子受邀出席宴會,表面上是陪同赴宴的客人。然而,舅公早已不在家,已于前一天晚上午夜時分登上蘇聯貨輪。在舅公的寓所里,王翠微被告知舅公去看牙醫了。到晚上6點鐘,舅公還沒有出現;晚上7點鐘,舅公還是沒有出現。葉少華和舒宗鎏說舅公可能還有別的事情做,他們最好還是開始就餐吧。到晚上8點鐘,王翠微滿腹疑惑地離開了。26日晚上,舅公秘密登上了貨輪后馬上躲進船長艙室里,潘漢年、錢彰風和夏衍則在賓館里等候消息。27日,消息傳來:“船已啟航,貨在船長房間,英小姐沒來送別!

  由于舅公從王翠微的手掌里溜了出來,據報道,王翠微后因此被解職。

  在舅公離開香港前,國民黨特務機關想暗殺舅公,但由于找不到機會失敗了。最后特務機關頭目毛人鳳找到一位適合的殺手張序(化名何友芳)。張序是民革成員,因此能夠接近舅公。但是他們實施計劃之前舅公已離開香港。

  1949年,國民黨特務機關又想派遣張序去北平實施暗殺計劃。張序開價5萬美元。毛人鳳認為張序的要價太高,另外一旦張序到了北平,他就跑出毛人鳳的手掌不再受控制。如果暗殺失敗,將很難向蔣介石解釋,所以,這個計劃沒被采用。

  中共地下組織為舅公的親密顧問和朋友朱蘊山、梅龔彬、李民欽陪同舅公上路,作了周密安排。在船上的還有彭澤民、柳亞子、茅盾和馬寅初。他們都喬裝成商人,或穿西服或長袍,帶著裝有提貨單的公事包,準備好了萬一被海關盤問的回答。由于計劃周密,一切順利。12月27日晚,貨輪安靜地離開了香港。

  經過十多天的航行,貨輪抵達大連。途中幾次遇上風浪,大多數人都暈船。船上環境非常簡陋。然而,大家情緒都非常高昂。拿出各自準備好的食品或罐頭一起分享,并包餃子邀請船長及船員參加新年聚會。元旦這一天,舅公和其他幾人應邀講述各自成長經歷,他們中許多人都是眾所周知的名人。

  貨輪于1949年1月7日抵達大連。中共派遣李富春按照周恩來的計劃,帶著冬裝在大連迎接。舅公及其隨行人員被安排住進了最好的賓館,洗了一個久違的熱水澡。歡迎宴會如期舉行。10日,舅公及其隨行人員到達沈陽,董必武、彭真、葉劍英、林彪等許多共產黨高級領導都去東站迎接。2月25日,舅公到達北平。參加新政協會議,并當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并出席開國大典等一系列大事。

  正當舅公在北平參加籌組政治協商會議時,在香港的夫人和家中其他成員已悄悄登上一艘挪威貨輪,穿過封鎖的臺灣海峽,安全到達天津港。舅公興奮地趕去天津迎接伴隨他走過43年風風雨雨的伴侶。他雖是久經考驗的老戰士,夫妻相見,還是忍不住淚如雨下。

作者:趙明 )
黑龙江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